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股票 > 市场 > 正文

任志刚:国际资本可以用三个“V”来形容

来源:网络 编辑:Google 时间:2019-06-14 23:10

新浪财经讯 “2019陆家嘴(600663)论坛”于6月13日-14日在上海召开。香港金融管理局前总裁任志刚出席“全球经济增长新视野下的中国金融开放”环节。

任志刚表示,国际资本可以用三个字来形容,三个V。第一个V是波动性。国际资本绝对是高度波动。第二个V是量大,尤其是世界主要大经济体还在做QE,还在做量化宽松的时候,大量的国际资本存在,量很大,他们非常容易让某一个经济体被冲垮,尤其是小的经济体。但是对世界上第二大的经济体来说,外国资本、国际资本如果一进来让你的金融市场彻底被吞没的可能性也存在,所以量大。第三个是恶意。我1997、1998年的时候应对东亚金融危机时我有这个体会,国际资本有一种掠夺性的特性,他们想要剥削你的金融市场。当然目的是为了赚钱。

以下为发言实录:

主持人:非常感谢毕明建总。最后我们请任志刚先生。

任志刚:我一直在管理世界上最自由的经济体,是香港的金融货币管理的工作者,我想更多谈谈中国大陆金融开放方面的想法。两点:第一,资本项目开放。第二,金融体系给外国金融机构开放,向外国金融机构能够参与在其中,提供一些金融服务。

第一,资本项目开放。

好处肯定是明显的,你有大量的投资的机会,国内有钱,贷款人方面可以获得多种形式的贷款的资源或者资金融资的资源,这个也是有好处的。但是可能也有风险。从我的角度,用三个字来形容国际资本,三个V。第一个V是波动性。国际资本绝对是高度波动。第二个V是量大,尤其是世界主要大经济体还在做QE,还在做量化宽松的时候,大量的国际资本存在,量很大,他们非常容易让某一个经济体被冲垮,尤其是小的经济体。但是对世界上第二大的经济体来说,外国资本、国际资本如果一进来让你的金融市场彻底被吞没的可能性也存在,所以量大。第三个是恶意。我1997、1998年的时候应对东亚金融危机时我有这个体会,国际资本有一种掠夺性的特性,他们想要剥削你的金融市场。当然目的是为了赚钱。IMF会说你们要有审慎的宏观经济管理政策的话就不会这样。当然我同意,但是这可能是一个基础前提条件,它是必要非充分条件,你不一定有了这个就能够维护金融市场的稳定。我们知道谁都希望在一个开放的一个自由的资本项目的场景下运行,手游,但是你必须要有这个勇气和有这个实力,应对市场机制失灵的情况,市场机制一定会失灵的。一旦它失灵的时候,你要有这个责任把这个市场扭回正轨。你也需要有工具把它扭转成正轨。

可能在中国大陆的场景下,我们说人民币可兑换性的问题的时候,你可能需要采取一个更审慎的或者饱受的一种方式。我记得我曾经为周小川行长写过一篇论文,人民币的全面可兑换和自由可兑换,要有一个差异。后者说自由的人民币可兑换就是你马上可以打几个电话,可以买很多人民币,你不需要填很多表。充分可兑换、全部可兑换是什么意思?就是资本项目下所有40种的项目都可以来进行可兑换,但是你可能是需要填表,你要讲信息,你的一些行为可能会被跟踪,你需要被审批通过,但是是“可兑换”,这个不一样。所以,资本项目下是可以控制好的,比另一种情形会更好控制。

郭树清主席之前说过建立一个离岸市场,2000年的时候就说了,2004年最终在香港建立了人民币离岸市场,之后人民币也就被用来进行贸易结算等工作的功能。现在可以将人民币的国际化再进入一个新的维度去,让人民币的使用放在资本市场交易里面更多去用。我们在香港已经做好准备去做这件事,做好准备将人民币定价、人民币交易、人民币结算或者股票市场交易里面用人民币结算,任何时候国际投资者想要投资中国股票市场的时候,他们可能还没有做好准备去用人民币,他们还想用港币来做。现在此时此刻非常可以做一件事,把人民币使用的功能放到更高层级上,主要是为了资本市场的交易来使用人民币做各种功能。我们做好准备做这件事情,棋牌游戏,我们愿意做推动,当然也需要央行的理解,或者银保监会的支持。

把中国大陆的金融市场向国际的金融机构来开放的问题,有非常多乐观金融机构,华尔街有大量的金融机构,它们在金融的最前沿,可以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东西。但是要小心,最先进的金融行业有可能把手手脚脚都砍掉,甚至有的时候太前沿,会有很大的风险。你拥抱风险,运用他们的专业技能的时候要小心。风险同时就在于你也会拥抱它的的有问题的文化,而文化不能完全拥抱,这是有问题的。金融界的有问题的文化是过去的十几二十年的时间里边发展起来的,这个文化是很自私的文化,金融体系特别得以自我为中心,就是这种自私文化造成了各种风险,它有特别多的复杂性,把它称为金融创新,产生了一种东西,手机棋牌游戏,比如说建立一个交换次贷资产。其实对于资产证券化没有问题,我支持资产证券化,它可以将投资回报率更高,降低投资成本,但是将次级债来进行证券化,导致对于我们现有的评级系统受到破坏,这是不能接受的。我非常支持中国大陆的中心观点,就金融要服务实体经济,监管部门需要有这样的勇气,它一旦看到次贷的行为或者是复杂的金融产品的时候,一定问一个问题“这些东西怎么有助于实体经济的发展了,它怎么有办法推动金融行业服务实体经济?”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你就说“对不起,不行,我们不让你做这个工作”。是有例子的,这就是我做的工作。

我在香港的金融管理局的时候就是做这个事情,2005到2006年,次级债当时在美国是特别受欢迎的一个证券资产,有一些香港的银行找我,我作为监管部门,我们能不能做一点这些资产?我的答案就是这些次级的CDO我理解不了,次级贷你买它干什么?不要买。所以,当时很多金融机构都认为我很笨,但就是这么一个选择,我们最后没有受到次级债的冲击。

这些问题我们都值得去应对,在金融开放的时候要应对,我们要审慎,但是我们也要有勇气。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黑马吧 | 版权申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友情连接 | 网站地图 | 百度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黑马吧 www.heimaba.com 联系QQ:870501158


黑马吧声明:本站所提供资讯、所载文章、数据均来源于网络,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申明,风险自负。

Copyright © -2017 黑马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