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股票 > 市场 > 正文

地方两会“财政紧日子”频现 一般性开支将被压缩

来源:网络 编辑:果果 时间:2019-01-26 10:26

  全国两会召开之前,地方两会纷纷审议各自财政预算报告,在已经公开的预算报告中,“过紧日子”成为频频出现的词语。

  自2013年,财政部发通知要求中央国家机关各部门对2013年一般性支出统一按5%比例压减后,2017年全国两会期间,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再次强调要压减一般性支出。

  此后几年,政府一般性支出规模逐渐下降,特别是中央机关的办公设备购置费、差旅费和公务接待费等出现大幅下降。然而和一般性支出相对,民生支出增速却明显上升,,2018年财政支出结构中民生类项目的支出增速都超过GDP增速。

  多位财税人士均向《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表示,“过紧日子”具有特定含义,主要是压减一般性行政开支,民生项目的支出规模不会压减。在财政收入增幅下滑的大背景下,大规模支出需要的“钱”从哪里来的问题将变得棘手。

  实际减税效应

  一边是大规模的减税降费,一边是不断增加的财政支出,财政收支缺口越来越大,在赤字率保持3%的天花板要求下,通过增加赤字规模来缓解支出压力的措施也变得“无济于事”。

  近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正式授权国务院提前下达2019年地方政府新增债务限额合计1.39万亿元。往年债券发行一般在全国两会召开以后才开始,今年政府债券发行时间提前到1月份。

  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这主要有利于提高财政支出效率。“1月份发债和10月份发债的意义肯定不一样,提前发行对经济的拉动作用也更明显,更为重要的是,未来的发债规模主要依据赤字率来决定。”

  财政部发布的2018年财政收支数据中,1~12月累计,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220906亿元,同比增长8.7%,对比2018年的GDP增速6.6%看,财政支出增速超GDP 2个百分点。

  再看财政收入的增速,2018年1~12月累计,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83352亿元,同比增长6.2%,自财政收入从两位数增长逐年下降到个位数增长后,今年的增速首次低于年内GDP增速。

  这种增速背后,使得财政收支矛盾逐渐凸显。据测算,假设税收增速和GDP 增速一致的情况下,除去可比因素以及价格因素等主要指标,那么2018年的税收实际增速为4.8%(税收增速8.3%减去PPI上涨3.5%),其和GDP6.6%的差为1.8%,2018年税收收入为156401亿元,相应的实际减税规模为2815.2亿元。

  此前,按照财政部的初步统计,2018年全年减税降费规模约1.3万亿元。“这实际上是一个名义减税规模,政策落地有一个周期性,且在实际操作中对标的指标也有待继续观察。”上述财税人士告诉记者。

  财政部发布的数据中,2018年1~12月累计,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中的税收收入156401亿元,同比增长8.3%;非税收入26951亿元,同比下降4.7%。

  该人士表示,当然上述测算方法也只是对税收部分进行了统计,不包括降费方面。“按照税收和GDP同口径增长测算方法看,虽然国家推行了大规模减税降费,但从税收增速看其仍高于GDP增速,说明实际的减税效果可能还未达到名义减税规模,对企业来说,2019年会更关注实际减税效果。”

  引导市场预期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2019年会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其中,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加力提效,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较大幅度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

  澳洲会计师公会华北区委员会委员吴嘉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2019年经济运行下行压力可能逐步显现,按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方针,稳增长、逆周期调节或将成为2019 年宏观调控的首要任务。

  “加力提效是未来财税政策的关键字,加力是指进一步提升减税增支强度,扩大赤字占GDP的比重;提效是提高财政支出的效率,在高强度减税带来的财政收入不足的压力下,管好和用好资金,表明了政府在防范和化解重大风险的前提下实施逆经济周期调节。”吴嘉源说。

  2019年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也会采取“有保有压”的方式。

  学界观点认为,“保”主要包括继续加大扶贫、社保、环保等投入,同时支持科技创新、高技术含量等方面的投入,实现经济结构调整。“压”则是指压减一般性支出,在前期执行压减一般性支出5%的水平基础上,2019年要继续实施压减政策,压低公共产品供给成本,最终增强市场主体的获得感。

  中国财政科学院院长刘尚希认为,从不同时期政策目标选择看,我们经历了扩内需时期、降成本时期,现在的稳预期阶段。不同类型的减税降费,操作手法也不一样。

  “当前的形势我们不能仅仅满足于扩内需和降成本的减税,应当转到引导预期的减税上,现在个人所得税的减税政策影响消费者心理,有一定的引导预期作用。企业层面,跟预期有关的是预期利润,只有对预期利润产生影响才能真正引导预期。减税基,更适用于以降成本、扩内需为目标的减税,但无法有效引导预期,而降税率则更容易引导预期”。刘尚希分析。

  对比2018年财政政策在支出方面更多向创新驱动、“三农”、民生等领域倾斜,可以预见的是,2019年教育、医疗、卫生、养老等仍将是财政政策发力的重点。

  施正文告诉记者,当前的改革政策包括政策性和制度性两种,政策性是短期效应,制度性则是长期规划,改革过程中要把两种政策相结合。“改革要给市场提供预期,财政支出压力不断增大,赤字规模也需要提高,预计今年赤字率会提高,政府有钱了才能发挥市场主体参与性,进而增强其获得感”。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黑马吧 | 版权申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友情连接 | 网站地图 | 百度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黑马吧 www.heimaba.com 联系QQ:870501158


黑马吧声明:本站所提供资讯、所载文章、数据均来源于网络,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申明,风险自负。

Copyright © -2017 黑马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