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股票 > 概念股 > 正文

腾讯的变局与马化腾的初心

来源:网络 编辑:女神经 时间:2018-11-10 01:29

腾讯的变局与马化腾的初心

腾讯20周年之际,应景八一八。

在沸腾新十年的剧透版外,左林大叔会出一个评述版,评述版已有的一个体例是谁谁的朋友圈,评述过的有黄铮、王翌,想评述的有周亚辉、玉红小姐姐,都是这两年的当红辣子鸡,最近滞留硅谷,琢磨着评述版在朋友圈体外里出一个变与不变体,今天尝试着放第一篇,腾讯的变局和马化腾的初心。

过去的一两个月,围绕着腾讯的架构调整,腾讯的变局,坊间有多篇分析性文章,为什么要这么调整,是不是对着阿里和字节跳动来的,各位邻里自己去查阅。大叔这篇想讨论的一个问题是:

腾讯这20年来,有哪些事情是在变的,哪些又是不变的,这些不变里反映了这家公司创始人的哪些初心,这些变化里又折射出创始人的哪些认知进化。

一杯敬时势,一杯敬未来

就组织调整的频率来说,腾讯20年来其实才做了三次,平均六七年才一次,是中国主流互联网公司里调整次数最少,节奏最慢的一家,木有之一。新美大基本上是每年一变,乃至于某美团创始高管前几天在朋友圈开玩笑说,每到最后两个月,美团都要折腾一把。

腾讯的变局与马化腾的初心

腾讯第三次调整组织架构

邻里也许会说,新美大是由美团与大众点评合并而来,整合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这话在理,但在美团最开始的四年,也同样是这样的一个组织调整的节奏。安利下,左林右狸频道同时在做一个新美大的终局和王兴的雄心的题目,今天的王兴像极了当年的雷军,雷军在金山是两年必调整一次,必杀入一个新兴领域,王兴则是一年调整一回,一年开辟一个新战场。

雷老板创办小米后在业务方向上倒很聚焦,但在组织结构的调整频率上与当年也差不离,各位邻里可以去数雷老板之下的斌总、阿黎,还有王川和刘德的头衔和管辖范围的变化,每个人都至少有三到五次不同的授权,随着几个老大分管范围的不同,对应的组织结构也不避免的都进行一定程度的变化,这种略快的变化节奏,别说外部,就连顺为以及小米投资部的人都有时感到有些手足无措。

当然还有滴滴,这几年也基本上一年一调整。滴滴的问题比美团的问题更多,除了不断合并优化业务,还需要面对整个管制和社会舆论的压力,同时因为有国际业务,细分领域对手不断,所以还要复杂。更重要的是,程维虽然是当之无愧的滴滴一号,但他一直处于双打状态,之前的王刚和之后的柳青分摊了程维的压力,也分掉了部分威权,这也增加了组织结构变化的复杂性。

邻里们也许会说,小米美团滴滴这种从2010年迅速崛起快速膨胀的新兴公司,积累要少,根基不稳,边界不定,遇到的挑战比腾讯大得多,所以组织结构一两年变一下很正常,好吧,那么阿里呢?与腾讯基本同龄的阿里的基本节奏是高管每两年轮一次岗,对应的半年到一年下面的中干要动一下,大叔认识的阿里人,每次重新遇到,第一句问的是换了部门否。

综上,腾讯的组织结构调整是六七年调整一次,这个节奏,不仅远低于国内外的互联网同行,甚至低于电信运营商的组织结构调整的频率。

马化腾为何不像马云雷军王兴那样一两年就一变,这是一个问题。

好吧,你可以说是因为这几年腾讯的投资做得特别特别好(大叔在沸腾新十年外开始并行着手做热钱.COM的采访,几乎问到每家VC评价过去五年最好的两家投资机构,答案都有腾讯投资,真心给跪了),但投资做得好归投资,这个更多是对外,与内部组织结构调整关系不大。

举个例子,Google Venture也有不错的表现,也是Google战略的有效延伸,但不妨碍谷歌过去五六年来连续做出大的调整,先是施密特退休创始人接任,两三年后又让斯坦福大学校长作董事长,让印度人劈材做CEO,把Waymo从主体拆出去,佩奇和布林两个人退到整个集团层面去。是个CEO肯定不会因为投资做得好,就不着急做主业的调整和应变,这太无厘头,更谈不上什么有木有梦想。

也有邻里会说,腾讯今日求变,无他,股市表现低于预期是主因,这个大叔也不敢苟同。

一两个月前,腾讯音乐准备上市的时候,左林大叔在硅谷参加了F50 David组织的一个投资人酒会,酒会上中美投资人不由自主地讨论起腾讯音乐和腾讯当时的股价,亲腾讯的支持派的观点是,如果中国有关部门放开了对游戏版号的审批和相应的管制,对应腾讯的收入增长有保证,那么,是不是要重新看待腾讯呢?股价说到底是对未来经营性收入的一个折射而已。

今天腾讯的调整,基本上也保留了游戏现金奶牛的完整性,战神任宇昕的权限也得到进一步的加大,至少腾讯高管和知情者的认知是腾讯股价其实是被低估的。

当下确实是寒冬,美股见顶,A股赶底,港股也全无年前的意气风发,大环境确实不好。但上一次寒冬的20084月,腾讯股价掉到40块以下(一拆五就是只有8块钱),即便如此,腾讯当时也木有做组织结构的调整,那么,这一次,为什么马化腾主动求变呢?

我们不妨复盘下前两次马化腾和腾讯的求变,第一次求变是2005年,腾讯在香港上市一年后,不简单的是做一个虚拟的管道商,而更多希望成为一家虚拟的运营商,由此马化腾开始推动腾讯的第一次组织结构调整;第二次是2011年年底,移动互联网大浪开始风起云涌,马化腾推动整个腾讯体系All in 移动互联网。

各位邻里发现木有,是不是很似曾相识啊,马化腾的前两次调整和这次调整都一样,那就是围绕产业周期的变更进行战略升级,相应地进行了组织变革以支撑战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黑马吧 | 版权申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友情连接 | 网站地图 | 百度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黑马吧 www.heimaba.com 联系QQ:870501158


黑马吧声明:本站所提供资讯、所载文章、数据均来源于网络,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申明,风险自负。

Copyright © -2017 黑马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