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股票 > 必读 > 沪深公告 > 正文

纳思达“蛇吞象”并购后业绩平平 多项财务数据存在很大差异

来源:网络 编辑:黑马吧 时间:2019-06-30 15:58

  虽然纳思达在2016年并购美国利盟让公司经营业绩在2017年出现暴增,但这种暴增却只是昙花一现,2018年经营业绩出现止步不前。若梳理公司营收、采购、库存方面数据,可发现疑点颇多,而这就不难让人理解为何监管层会下发多达20个问题的问询函了。

  近几年来,纳思达因2016年的一场“蛇吞象”的跨境并购而受到投资者的长期关注,260亿元收购美国利盟公司让上市公司背负了187亿元商誉。除了商誉减值风险外,《红周刊》记者在深入研究纳思达财报后发现,该公司近几年的营收、采购和存货数据中还都存在不少疑点,这让人对其资产质量感到担忧。

  美国利盟业绩表现平平

  财报披露,纳思达2017年和2018年营收分别为213.24亿元和219.26亿元,同比增长267.31%和2.83%,归母净利润分别为9.49亿元和9.5亿元,同比增长1454%和0.14%。从资料来看,手机棋牌游戏, 2017年大幅增长的营收和净利润与其2016年11月的那场“蛇吞象”并购合并报表有关,而2018年经营业绩增速平平,则反映出此前并购的标的在这一年中并未呈现出稳定的成长性。

  自2016年年底以“蛇吞象”模式收购美国利盟后,打印业务已成为纳思达的主要营收来源,2018年打印业务贡献占比达72%,而原先占主营的耗材业务占比则下滑至15%,软件服务占比7%,手游,芯片业务占比仅3.37%。打印业务的营收主要是由美国利盟创造的,而受公司高度赞扬的奔腾打印机业务收入则未并入上市公司报表。

  2018年,美国利盟实现营收171.75亿元,同比下滑0.97%;净利润3.67亿元,同比下滑65.41%。纳思达称美国利盟的营收下滑主要是剔除了ES软件业务,然而仅剔除ES软件业务就会造成如何大的净利润下滑吗?要知道ES软件业务在美国利盟的业绩版图中的地位并没有那么强,公司简单的解释实在是让人无法相信的,仍需要有充分的解释。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即使不算软件业务的影响,利盟的另一业务---打印机的销售也出现了下滑。资料显示,利盟打印机2018年销售数量为142万台,同比下降了4%,销售额同比下降约2%。公司称,销售下滑的主要原因是2018年利盟主动调整欧洲市场销售策略,缩减机器的促销力度所致。虽然公司调整销售策略的具体原因未可知,但一般来说缩减促销力度,一方面可能是公司要将产品线向高端方向发展,提高品牌形象。而另一方面可能是公司承担促销的低价格有些吃力,为了业绩考虑不得不缩减促销。

  需要注意的是,在纳思达的各项业务里,唯独打印业务的毛利率相比上一年有很大提升,增长了近14个百分点。公司称,这主要是由于美国利盟的营业成本优化降低所致。据纳思达年报所述,打印业务既包含了打印机也包含了原装耗材,棋牌游戏,那么这毛利率增长的14个百分点究竟是打印机业务还是原装耗材业务呢?如果是打印机业务的营业成本大幅降低,导致毛利率大幅提升,那么公司应有更大的盈利空间,按说这是有利于降低价格促销以赢得更多销售额的,但此时公司却采取缩减促销的战略,并由此令打印机的销售额出现下滑,这种操作显然是令人有些不解的。

  如果说是原装耗材业务营业成本大幅降低带来的毛利率大幅提升,可为什么纳思达除美国利盟之外的耗材业务2018年40.21%毛利率与2017年数据基本持平呢?美国利盟的原装耗材若毛利率出现大幅提升的理由是什么?这一点是需要公司说明的。

  此外,据财报披露,美国利盟的耗材业务2018年营收增长了20%,虽然纳思达并未披露原装耗材和打印机在美国利盟营收中的占比,但从2016年的并购草案中可大体知道,耗材是美国利盟的主要营收来源(占比可达60%左右),在主要业务营收增长、毛利率增长的情况下,美国利盟净利润为何又出现大幅下滑呢?如果考虑到三费的因素,从2018年纳思达的财报来看,三费却又都是下降的,且降幅还不小,如此就令人对美国利盟的实际经营情况感到好奇了。

  需要注意的是,美国利盟的一丝一毫举动都影响着纳思达的走向,因为美国利盟资产已高达300亿元,而纳思达总资产才不过361亿元,美国利盟资产占比达80%。这一点,证监会在问询函中也有所提及。而且在2016年收购美国利盟时,纳思达还背负了187亿元的商誉,虽然后来因出售美国利盟的软件业务减少了49亿元商誉,但截至2018年底,纳思达商誉仍高达128亿元,占总资产的三成。

  总的来看,一旦美国利盟表现不佳,则纳思达经营业绩就将出现较大下滑,届时高企的商誉也会相应出现大幅减值。需要注意的是,在2018年美国利盟营收减少、打印机业务销售额也缩减的情况下,纳思达并未对其做相应的商誉减值,这种做法又是否合规呢?

  研发人员人均薪酬大幅下降

  2018年,除美国利盟业绩表现平平之外,纳思达的研发投入也并未像年报所说的那么“用心”。公司在年报中表示,“在打印机行业,技术专利是行业的坚实保护壁垒,是护城河,也是公司赖以生存的基础。”此外,在对公司芯片、耗材等各项业务的介绍中,纳思达也着重介绍了技术研发上面的优势。不过,《红周刊》记者通过分析纳思达财报数据发现,纳思达的很多做法似乎与其说法并不一致的。

  财报披露,2018年纳思达的研发费用为14.79亿元,相较2017年同比下滑9.89%,公司称,“这主要是由于2017年公司出售了ES企业软件业务所致,剔除ES的影响,则同比上升6%。”但查看2018年研发费用各项明细,可发现其职工薪酬、通讯费、股权激励费用等与人相关的费用多数并没有增长,而且2018年研发人员的薪酬还有所下降,从2017年的10.69亿元下降至9.21亿元,而与之相反的是,同期研发人员的数量却同比有数百人增加,从2017年的2413人增长至2018年的2679人。

  那么,研发人员的人均薪酬为何会从44万元快速下降至34万元,一年中下降10万元的原因又是什么?而更低的人均薪酬又能否会带来更高的研发水平呢?对此,是需要公司解惑的。

  营收数据令人不解

  通过分析纳思达近几年财报,《红周刊》记者发现,其在财务数据勾稽关系的处理上是存在较大疑问的。

  财报披露,纳思达2017年至2018年其营业收入分别达到了213.24亿元、219.26亿元,其中国内营收分别为15.11亿元、19.44亿元,考虑到国内收入需缴纳增值税(17%税率)的影响,则其含税总营收大约为215.44亿元、222.09亿元。

  合并现金流量表数据显示,这两年“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231.15亿元、211.13亿元,此外,2017年至2018年,公司新增预收款分别为-5.93亿元、8682.17万元,对冲同期与现金收入相关的预收款项影响,则与这两年营收相关的现金流入了237.09亿元、210.26亿元。将这两年含税营收与现金流数据勾稽,则2017年现金收入比含税营收多了21.65亿元,2018年含税营收比现金收入多了11.83亿元,理论上这些差额应该体现在当年的应收款项新增或新减上,即2017年应收款项应该相应减少21.65亿元,而2018年应收款项应该相应增加11.83亿元。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黑马吧 | 版权申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友情连接 | 网站地图 | 百度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黑马吧 www.heimaba.com 联系QQ:870501158


黑马吧声明:本站所提供资讯、所载文章、数据均来源于网络,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申明,风险自负。

Copyright © -2017 黑马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