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理财 > 债券 > 正文

资产配置者的纠结:美国国债的末日是否来临?

来源:网络 编辑:呵呵 时间:2019-06-14 22:05

  资产配置者是否担心美国国债市场的末日即将来临?

  或者他们应该担心吗?

  这是一个价值22万亿美元的问题.....

  一部分人认为美国债务规模已经超负荷,全球投资者都有类似的担忧。很多机构买入美国国债是跟着指数被动买入,但是一旦风险爆发,将造成巨额损失。一部资产配置机构已经提前做好安排,购买一些替代资产,尽管流动性没有美国国债强,但是可以作为风暴中的避风港。本文来自美国机构投资者(Institutional Investor)网站。

资产配置者的纠结:美国国债的末日是否来临?

  图/摄图网

  美国国债,这个世界上最安全的投资是否已接近尾声?

  “美国联邦预算正走在一条不可持续的道路上……该国预计的预算不平衡的规模现在如此之大,必须非常认真地对待产生严重不利后果的风险。”美国联邦债务和赤字的增长将很快导致“市场预期的根本性转变,以及国内外相关信心的丧失”,由此导致的“财政和金融混乱”将“比传统分析显示的更严重地抑制经济活动”。

  这些警告并非来自Chicken Little(四眼天鸡)的台词。这份白皮书由克林顿总统的财政部长罗伯特·鲁宾(Robert Rubin)和奥巴马总统的管理和预算办公室主任彼得·奥萨格(Peter Orszag)共同撰写。如果这两个人都担心,也许真的是有一些值得担心的事情存在。

  然而,这些话是在2004年1月发表的。自那以来,美国的公共债务总额增加了两倍,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增加了一倍多。当前的支出政策使这一趋势更加严峻:美国财政部预计,从2022年开始,联邦赤字将达到1万亿美元,国会预算办公室(Congressional Budget Office)预计,到2029年,联邦债务与GDP之比将达到二战结束以来的最高水平,而且此后不久将达到前所未有的水平。除了没有资金准备的养老金债务(所有这些债务都由联邦政府暗中支持)外,还包括州和地方债务,这将使未偿还债务总额增加约25%。

  然而,在债务堆积如山的阴影下,美国国债收益率处于历史低位。克林顿总统的首席策略师詹姆斯?卡维尔(James Carville)当时希望能转变成为全能的债券市场,这在今天看来就像鲁宾(Rubin)和奥萨格(Orszag) 15年前的警告一样古怪。债券义勇军被赶出了这片土地,他们的家园被烧毁,田地被撒上了盐。如今的债券投资者转而向艾尔弗雷德.E.纽曼(Alfred E. Neuman)表示:“什么,我?担心?”

  (PS:艾尔弗雷德·E·纽曼是美国幽默杂志《疯狂》虚构的人物,这个鼻翼长满雀斑、缺颗门牙的男孩每4年就会出现在该杂志封面上,宣称将要参选总统。)

  美国国债市场是现存规模最大、流动性最强的金融市场,支撑着所有投资和资产类别。如果美国国债市场打喷嚏,全球金融市场和世界经济都会感冒。对于长期资本的管理者来说,美国国债发行洪流的可持续性不容忽视。

  资产配置者是否担心美国国债市场的末日即将来临?或者他们应该担心吗?

  加州教师退休系统(CalSTRS)的首席投资官Christopher Ailman说:“我什么都担心。“我对美国的赤字感到担忧——我记得上世纪90年代与我的固定收益经理讨论过这个问题。它什么也没做,只是变得更大了。”

  管理着美国第二大公共养老金计划资产的Ailman解释说:“我认为这一切最深刻的影响是,美国是一个债务国。“我们欠别人钱。当借方欠贷方钱的时候,你通常要服从那个贷方,听他摆布。”

  Ailman说,“在某个时刻,也许不是在我活着的时候,作为一个债务人他总是要还钱的。”

  威斯康辛校友研究基金会(WARF)的首席投资官Carrie Thome说:“我们考虑过这个问题,也讨论过这个问题。对于首席投资官来说,没有简单的答案。我们试图做的是努力保持多元化,尤其是在地理上。”

  “但无处可躲。”她说。

  阿拉斯加永久基金(Alaska Permanent Fund)的首席投资官Marcus Frampton对此表示赞同:“这是一个内部讨论的话题。但是在外部,这可能是更令人担忧的因素。”

  Verger Capital Management是一家外包投资公司,代表维克森林大学(Wake Forest University)的捐赠基金等多个实体管理着约20亿美元的资金。Verger Capital Management首席投资官兼首席执行官Jim Dunn表示:“我当然对此感到担忧。如果说我在职业生涯中学到了什么,那就是信用是不稳定的。当信贷崩溃时,它会引发真正大的问题——严重的繁荣和萧条。”

  Dunn说:“如果我们不能依靠美国政府来管理信贷上的挑战,那就什么都没有了。我们没有什么可以依靠的。”

  这种担忧不仅限于国内投资者。规模730亿美元的安大略市政雇员退休体系(OMERS)在其2018年年度报告中强调,“公共债务不断上升”是“对经济造成越来越大压力”的趋势之一。

  全球的资产配置者都是美国国债的大规模持有者。尽管他们很可能在枯燥的会议和白皮书中谴责不断上升的公共债务,但他们不太愿意在这一资产类别上的负面评价被引用。

  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预计拥有3,900亿美元资产。该基金在其2017-18年度报告中指出,“债务升高”是其预计将大幅降低未来回报的“结构性障碍”之一。

  事实上,这些担忧并没有阻止机构投资者购买美国国债。作为全球流动性最强的资产,美国国债为金融市场提供了润滑剂,对实体交易和数万亿美元的衍生品名义交易都是不可或缺的。美国国债还代表着全球最安全的避险资产;在全球最强大国家的充分信任和信贷支持下,美国国债是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少数几项大幅升值的资产之一。

  但大量美国国债购买实际上是机械购买。固定收益基准是按市值加权的,这意味着发行规模最大的发行人在该指数中所占比例最大。随着债务人发行更多债券,它在该指数中所占的份额就会大得多。机构投资者希望将自己的跟踪误差与基准指数的差距降至最低,然后毫不犹豫地购买了这些债券。

  彭博(Bloomberg)巴克莱(Barclays)全球国债总回报指数(Global Treasury Total Return Index)构成的变化说明了这一现象。该指数是一种常用的全球政府债券指数。2009年1月底,日本政府债券占多数,几乎占该指数的35%,而美国国债以20%的比例位居第二。快进到2019年4月,日本和美国互换了位置:美国国债占该指数的比重增加了一半,超过30%,而日本则下降了6个百分点,至28%。不出所料,德国、荷兰和瑞典等相对自律的借款人者在该指数中所占比例都在此期间有所下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黑马吧 | 版权申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友情连接 | 网站地图 | 百度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黑马吧 www.heimaba.com 联系QQ:870501158


黑马吧声明:本站所提供资讯、所载文章、数据均来源于网络,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申明,风险自负。

Copyright © -2017 黑马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