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国际财经 > 正文

查账!威胁拒缴会费后,美又指责WTO法官判案少补贴高

来源:网络 编辑:老八 时间:2019-11-23 13:33

美国副贸易代表、美驻WTO大使谢伊(Dennis Shea)在争端解决机制会议上指出,WTO上诉机构法官薪酬结构对上诉机构成员形成了激励机制:他们年收入超过30万瑞士法郎,而他们在上诉案件上花费更多时间,是为了得到更多的加班费。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距离上诉机构可能出现的停摆之日仅剩不到三周时间,美国对世贸组织(WTO)的指控却继续升级,美方还使出了“看家本领”:查账。

第一财经记者从核心渠道获知,在当地时间22日,WTO争端解决机制会议期间,美国代表团提出了一项被其称为“具有系统重要性的问题”–上诉机构法官的薪酬结构问题。

美国副贸易代表、美驻WTO大使谢伊(Dennis Shea)在该会议上指出,WTO的该薪酬结构对上诉机构成员形成了激励机制:他们年收入超过30万瑞士法郎(30.1万美元左右,约为212万人民币),而他们在上诉案件上花费更多时间,是为了得到更多的加班费。

值得指出的是,这是美国在WTO例会场合提出美国有可能不会批准WTO在2020和2021年两年期预算10天后,再次针对WTO的财务问题,特别是上诉机构的财务问题发表看法。

实际上,当下WTO已经面临多重停摆危机,不仅仅是上诉机构停摆这么简单:首先,在12月10日,如两位现任上诉机构法官离职,而上诉机构无法展开纳新活动,则上诉机构将停摆;其次,如美方在12月31日前不能通过WTO2020年的预算,考虑到WTO在此方面是采取共识原则,美方的阻碍行为将导致WTO暂停2020年的工作,后果无法设想。

美国前贸易代表、美国威凯平和而德律师事务所资深国际合伙人巴尔舍夫斯基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指出,不允许上诉机构任命新法官以及说可能不通过WTO预算的行为,会让人觉得这届美国政府是在试图“让这个组织挨饿”(stave the organization)。

美国查账WTO上诉机构法官薪酬情况

如前所述,此前美国在近期WTO召开的预算会议上称,对上诉机构的预算表示担忧,并认为有些资金恐被挪用。

第一财经记者查阅WTO数据库显示,2019年WTO预算为1.97亿瑞士法郎,其中最大出资来自美国,出资金额为2270万瑞士法郎(2280万美元)。2018年WTO的预算也是这一规模。据悉对于2020和2021年的预算,WTO也希望维持在这一规模。

目前尚不清楚美国在此方面的威胁将有何实际效果:WTO预算委员会将在11月27日再次召开会议讨论这一问题。不过由于预算案必须由WTO的164个成员方全部批准才能放行,如美国执意阻拦,这有可能导致WTO在2020年出现停转现象。

在11月22日,美方又拿出了更多对上诉机构的质疑。

美方指出,在1995年时,上诉机构法官拿到的固定费用为7000瑞士法郎/每月。到了2019年,该固定费用加上每月的行政费用,使上诉机构法官每月拿到手的金额大约为9415瑞士法郎,且在工作日,上诉机构法官的工作日薪还有783瑞士法郎/每日。

美方指出,这意味着上诉机构法官的年收入超过30万瑞士法郎,这比WTO副总干事的收入要高得多,而WTO副总干事是个全职岗位,上诉机构法官却是担任的是兼职职位。

此外,在日内瓦期间,上诉机构法官每日膳食和住宿津贴为374瑞士法郎;当然法官们也可以选择每月领取3000瑞士法郎的住房补贴和每天150瑞士法郎的用餐补贴。

美国代表指出,据他们了解,近几年来,尽管平均每个上诉机构法官只进行了八天的听证会,但每个法官的平均日津贴通常都超过了4000瑞士法郎。

同时,美方也提出,为一个在日内瓦每年就呆十几天的人,花着全体WTO成员方的钱,为他提供一个在日内瓦的全年公寓,美方不认为这种行为是合理的。

美国代表总结道,上诉机构法官每年在拿着30万瑞士法郎做着兼职工作的同时,每年上诉机构做出的判决也就在5-6件。

为此,美国质疑这种薪酬机制产生激励机制是否恰当:在这种激励机制下,花在上诉案件上的时间越多,补偿就越多。而对于那些已经离职但仍在对上诉案件进行判决的前法官而言,这些好处可能更为可观,而这一现象对WTO的财务造成了重大影响。

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美方在会议上询问,在没有适当监督的情况下,WTO各成员方是否默许了这种破坏而非促进争端迅速解决的薪金结构,并表示希望各成员方对此进行反思。

WTO成员反驳美方质疑

欧盟代表对美方做出了有理有节的反驳。欧盟指出,只有在有一个上诉机构,且该机构正常运作的情况下,有关薪酬的讨论才有意义。

欧盟并表示,希望WTO各成员方可以同意启动新法官的甄选程序,而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还可以讨论新法官的薪酬问题。

欧盟进一步指出,无论如何,自1995年以来,上诉机构成员的每日费用和津贴仅增加了30%,手机棋牌游戏,且基本薪酬结构保持不变,此外法官们也不会获得退休金或其他福利。薪酬应维持到一定水平,来能吸引最优秀的候选人。

中方则指出,棋牌游戏,这是WTO成员首次在争端解决会议上提出有关上诉机构成员的费用问题,而这一问题应该在WTO总理事会和预算委员会中予以讨论。

中方表示,与其他国际司法机构相比,目前对上诉机构法官的补贴,远远低于他们在其他国际司法机构中的同行,且与其他提供类似服务(例如商业和投资仲裁)的裁决人相比,手游,上诉机构成员的薪酬低得多。

还有不到三周上诉机构就要停摆

除了继续给上诉机构“挑刺”之外,美方此次再次表示,无法支持117个WTO成员方就尽快开启上诉机构法官甄选程序的提案。

此次,墨西哥代表发言指出,这已经是其第29次作为代表提出联合方案,呼吁尽快开启上诉法官甄选程序,而现在距离美国籍法官格雷厄姆和印度籍法官巴提亚(Ujal Singh Bhatia)的任期结束仅有18天时间了,需尽快应对目前的6个空缺职位问题。

上诉机构是WTO体系中负责裁决贸易争端的“最高法院”。根据相关法律,WTO上诉机构常设7位法官。但近年来,由于美国在上诉机构启动法官纳新、连任程序方面的蓄意阻挠,从2018年1月起,上诉机构仅剩三位大法官,分别来自中国、美国和印度,三人也是上诉机构能够运作的底线。

其中,格雷厄姆和巴提亚的任期均将于2019年12月10月到期,而中国籍法官赵宏的任期将在明年11月结束。这意味着届时该上诉机构将仅剩一位法官,如无法在此之前启动纳新程序,该机构将瘫痪。

有20多个WTO成员方在会议上发言并强调了尽快打破任命新法国方面僵局的重要性:目前有超过70%的成员方都支持联合提案。

“凛冬将至。” 挪威在发言中指出,从WTO成立之日起已经将近25年,然上诉机构很快将不再能够运作,这似乎都不像真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黑马吧 | 版权申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友情连接 | 网站地图 | 百度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黑马吧 www.heimaba.com 联系QQ:870501158


黑马吧声明:本站所提供资讯、所载文章、数据均来源于网络,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申明,风险自负。

Copyright © -2017 黑马吧

Top